好看的小說 > 介紹 > 不準影響我學習!

99、第九十九章

【書名: 不準影響我學習! 99、第九十九章 作者:三千大夢敘平生

不準影響我學習!最新章節 2k小說網歡迎您!本站域名:"2k小說"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記哦!http://www.vhqntv.icu 好看的小說
強烈推薦: 妙手仁醫亂清至尊戰神球場教父修真百年歸來奧特曼格斗進化寒門狀元隨身帶著星際爭霸異世傲天近身狂兵驚悚樂園變身香江    聽見林間敲門進辦公室, 老萬怔了下,從辦公桌后站起來。

    林間跟他問了聲好,看向邊上站著的一男一女。

    他還沒正式見過時亦的父母, 但眼前的兩個人又好像好認到根本用不著猜。

    嚴厲暴躁的、陌生的父親。

    憂心忡忡只會掉眼淚的母親。

    他看了一眼被扔在地上的散著的幾張紙,走過去蹲下,一張張撿起來。

    “哪兒來的學生?”

    時父忍不住皺眉:“別搗亂!老師現在沒時間——”

    “時先生。”老萬截住他, “林間同學,有事嗎?”

    林間看了看那幾張紙,給他理整齊, 放回桌上:“有幾道題沒聽懂。”

    老萬挑了挑眉毛, 迎上他的視線。

    慈眉善目的班主任忽然做出這種表情, 甚至還有點兒挺微妙的違和感。

    林間讓他看著, 也不知道這時候笑點具體在哪兒, 沒忍住笑了一聲。

    老萬愣了一會兒,也笑了笑,點點頭:“那就過來吧。”

    時父皺緊眉, 看著林間走過去:“萬老師!”

    “過來等一會兒,老師處理完手頭上的事。”

    老萬示意他在邊上的空座位坐下, 轉回來:“時先生, 您繼續說。”

    時父神色比剛才還陰沉, 看了一眼身邊的妻子,沒立刻出聲。

    老萬身體前傾:“您剛剛的意思,是說您和您愛人一致認為,您的孩子在我們這里沒有受到足夠好的教育。”

    “還用說嗎!”時父慍怒, “好好的人給你們,看看都教成什么樣子了!”

    老萬問:“什么樣子?”

    時父怔了下,張了張嘴,沒立刻能答得上來。

    “時亦同學以前是什么樣,現在是什么樣。”

    老萬心平氣和:“我接手的時間比較短,您是家長,陪伴孩子的時間比我們長很多,能詳細說說嗎?”

    時父被噎得說不出來話,辦公室短暫跟著安靜了一會兒。

    林間沒坐下,靠在窗邊,抱著胳膊安安靜靜的聽。

    “萬老師。”時母插話,“孩子他爸不常在家,主要都是我照顧孩子,有事您可以問我……”

    老萬笑了笑:“今天您和時先生過來,好像是有事問我。”

    時母愣了下,側頭看了一眼時父:“是……小亦在之前的學校成績都很好,到這里就一直不是很理想。再過一年就高考了,我們想讓他轉去更合適的學校。”

    “之前的成績單我看了。”老萬說,“單純從成績角度來說,時亦同學這幾次考試一直都在進步。”

    “之前是特殊情況!”時母有點著急,“那時候小亦有病……有一點問題,在心理上。但后來已經好了啊,我們給他辦轉學的時候他就好了!”

    老萬有點無奈地沉默下來。

    時母還沒察覺,急著往下說:“可前幾天小亦回家,整個人都變了個樣子。我們也不知道他從哪兒來的那么多怨氣,翻了那么多舊賬……是在學校又過得不順心了嗎?還是跟什么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塊兒了?”

    老萬側過頭,看了一眼林間。

    不三不四的小同學聳聳肩膀,笑了一聲。

    “你們學校這都是什么態度?”

    時父實在忍不住,語氣格外沖:“就算我們家長以前對孩子關心不夠,現在不就是要改嗎?改了不就行了嗎?我們這不就管他了嗎!”

    “不是管了就行的,也要講究方式方法。”老萬脾氣很好,耐心糾正,“孩子現在正處在人格建立的關鍵階段,家長——”

    時父打斷他:“小孩子什么都不懂,要什么人格?該管就得管,不像你們,心安理得把孩子的前途當兒戲!”

    “時先生。”

    林間忍不住,往前走了一步:“您——”

    老萬抬手攔住他。

    林間低頭,蹙了下眉。

    大概是見多了無數奇葩家長,老萬遠比預料的更淡定,擺擺手:“您對我們的教育模式不夠滿意,可以具體提意見。”

    “還有什么意見?”時父冷嘲,“成績都這樣了,連個實驗班都進不去。不趕緊靜下心好好學,還浪費時間去考什么物理競賽?接下來還要折騰什么?校慶表演唱歌?運動會去拔河?”

    林間嗆了下,沒忍住咳嗽了好幾聲。

    在這種時候笑出來,好像不論怎么看都不太符合氣氛。

    沒等他徹底準備好深呼吸管理好表情,老萬已經及時把他拽到了身后:“時亦同學國初成績很好,拿到了一等獎,排在全省第三,是本校物理競賽有史以來的最好成績。”

    “第幾有什么用!”時父根本沒仔細聽,還沒反應過來,被時母拽了一下才停住,“干什么?”

    “有用,這周末他就可以去復賽,參加省選。”

    老萬說:“哪怕時亦同學沒有意向進省隊,只要在復賽拿到名次,也一樣對將來的升學很有幫助,對他自己和學校都很有意義。”

    時父根本沒了解過這個,蹙緊了眉看向時母。

    “萬老師,孩子父親不太了解……”

    時母接過話頭:“河高的教學質量很好,我們也是事先了解過,才會支持孩子來這邊。”

    她有點猶豫,半晌才繼續說:“但就像您說的,立人先立德,我們也不能就這樣眼睜睜看著本來那么聽話的孩子就這么學壞了……”

    老萬打斷他:“這就是您對自己的孩子的評價嗎?”

    “您不知道。”時母急著說,“小亦自己可能不接受,但醫生跟老師都說了。我又去問了好幾個教授,他確實有一定的暴力傾向和攻擊傾向,之前弄傷了自己的同學,后來甚至還對著他爸爸動手——”

    “阿姨。”林間打斷她。

    時母怔了下,停住話頭。

    “您是在哪兒都說一遍嗎?”

    林間問:“對著每個老師,每個學校,都要說一遍這個?”

    時母愣了幾秒鐘,看了看沒有一點兒要制止意思的老萬。

    老萬抬頭,看了一眼林間:“同學問的問題,也是我的問題。”

    “我……我都是為他好啊。”

    時母皺緊眉:“可能他現在還不懂,等他長大就知道了,爸爸媽媽都是一心為他好。不知道問題怎么解決呢?怎么讓別人來幫助他……”

    “我就是個普通同學。”

    林間舉了下手:“您想聽聽我要是從我們老師這兒突然知道這么個人,最可能是怎么想的嗎?”

    時母張了下嘴,沒說話。

    林間:“我會不理他,躲他躲得遠遠的,省得他發病了傷著我。”

    時母還想反駁:“可是——”

    “然后我還會跟我媽說,我們班來了這么一個同學,老師說他打同學,還把他爸打了。”

    林間沒等她可是,繼續往下說:“我媽會告訴我,保護好自己,別跟這種危險的同學一起玩兒。”

    “然后就誰都不理他,誰都把他當怪物。”

    “但人多了就不用怕他了,人多了我們就能合起伙來欺負他。老師不是說他有病嗎,我們這是在‘懲惡揚善’。”

    “老師肯定也怕他惹麻煩,我們欺負他沒事兒,但他絕對不能還手。下了課就把他一個人鎖在單獨隔出來的教室里上自習,中午自己隨便吃點東西,熄燈了自己回宿舍。”

    林間停了一會兒,看著她:“是我這么說,比他自己說更容易讓您聽進去嗎?”

    “還是您真的就一點都聽不進去,只能聽見自己想聽的?”

    時母有點怔忡,半晌沒說出來話。

    “行了,少來這套!”時父聽不下去,寒聲打斷,“你是從哪兒冒出來的?少在這兒危言聳聽!”

    “危言聳聽?”林間挑眉,“我?”

    “同學處關系都處不好,將來怎么為人處世,怎么工作?”時父怒道,“你們這一代就都是來討債的,簡直都慣壞了,一身的矯情毛病……”

    時母怕鬧得太大,徒勞地在一邊勸。

    林間愣了一會兒,樂了一聲,閉上嘴沒再說話。

    “你看看,這些學生都是什么態度?”

    時父被他激得動了怒,往前走了兩步:“不是挑釁老師家長是什么?說不定就是這種學生把他帶壞的!”

    ……

    居然有一句說對了。

    林間抱著胳膊抬頭,看著他過來,沒躲,也沒理老萬想把他攔到背后的胳膊。

    小書呆子在這種家里,能好好地長到這么大,簡直都是個奇跡。

    他腦子里還轉著怎么把這個奇跡好好偷走藏起來,準備看在奇跡他爹生了奇跡的份上讓他爸折騰,等了半天沒等到,下意識抬頭,目光忽然一凝。

    老萬也看著時父身后,站起來:“時亦同學……”

    時亦牢牢鉗制著時父的手臂,肩膀格外鋒利地繃著,垂著眼睫,像是沒聽見老萬的話。

    林間蹙眉,幾步要過去,被老萬抬手拽住。

    早自習過后是河高例行的晨會時間,辦公室里沒有別的老師,老萬拽拽林間,拉著他往外走。

    現在就貿然讓時亦跟家長再接觸,程航甚至都不在。林間無論如何也不放心,眉峰不自覺蹙緊,依然站在原地。

    老萬挺堅持,力道緩慢持續地把他往外拖。

    “小書呆子。”林間叫他。

    時亦對他的聲音有反應,跟著抬頭,視線也轉向他的方向。

    林間指了指:“門外。”

    時亦輕輕偏了下頭,理解了幾秒鐘,點點頭。

    師生拔河短暫告一段落,林間被老萬拖到走廊,帶上門,貼著門縫往里屏息凝神地看。

    老萬也想看:“林間同學。”

    “林間同學需求比較強烈。”林間壓低聲音,“您能接受轉播嗎?”

    老萬想了想,配合地點點頭,彎腰守在了他邊上。

    時父的怒吼聲從門縫里鉆出來:“……像個什么樣子!”

    ……

    時亦低下頭,看了一會兒桌上那幾張紙。

    他的檔案。

    已經被不講道理地撕開了好幾次,有他休學的記錄,他的評語,還有他的處分通知單。

    于笙曾經問過他,想不想托關系抹掉處分。這個問題是不是于老師在考評或者測試他,他不清楚,但也不想。

    做過的事他認。

    這也是他的過去,和所有的傷跟疼跟絕望一起的,曾經確實發生過的過去。

    他認,也愿意承擔因為這個處分造成的所有后果。不能保送,不能進省隊,這些是十七歲的他為了保護停在十三歲的自己付出的代價。

    這個代價他認。

    但并不意味著他也愿意讓這些被一次次大張旗鼓地抽出來,揮在手里、扔在地上。

    從開學起他就在擔心這一天。

    他盡力了,沒打架,沒請家長,甚至連成績都在有計劃地穩步提高。

    能做的都做了,不再惹事了,不再添亂了。

    甚至連這個家都還回去了。

    程航聽見消息,假都沒請就跟著一路開車殺了過來,被他攔在了樓底下,自己上了樓。

    “說話!”時父最受不了的就是這個兒子悶著頭一聲不吭的架勢,“耍給誰看?收拾東西去七中!”

    “孩子也不容易。”時母被說得有點猶豫,“要不別去封閉高中了?那邊畢竟是軍事化管理,小亦的病還沒好全……”

    “之前不是都說他好了嗎?不高興了怕吃苦了就犯病?”

    時父的火氣徹底壓不住,一巴掌打下去:“自己說要來河高,三次考試一共提了不到一百分,算是徹底養廢了!你媽為了你連第二個都不敢要,你就這么自甘墮落,是不是準備讓我們養你一輩子——”

    他的胳膊沒揮下來,才走到一半,就被時亦抬手架住。

    時母又想起那天的事,忍不住跟著緊張:“小亦!”

    時亦沒再動手:“不是。”

    時母沒聽懂,愣了下神:“什么?”

    “不用你們養我一輩子。”時亦說,“年滿十六周歲,可以不用監護人,離開父母單獨居住。”

    時父皺緊眉看著他。

    “胡說什么?”時母嚇了一跳,“不要跟那些孩子亂七八糟地不學好,小亦,你要聽話——”

    “對不起,讓你們失望了。”

    時亦截住她的話頭:“我會在學校這邊住,一直到高考,也會自己解決學費和生活費。等我工作以后,會定期給你們匯錢。”

    他的語氣太冷靜,時母怔了怔,沒繼續說下去。

    “你們……想怎么樣,都可以。”時亦說,“再生一個也可以,不用顧慮我。”

    “不是。”時母有點著急,“你爸氣急了胡說,你——”

    “我十六歲生日那天,你們聊天我聽見了。”

    時亦說:“您和爸爸在商量……我養廢了,以后就這樣了的話,要怎么辦。”

    他跑出去了兩天。

    時父時母已經習慣了他跑出去,大概也沒有特意找。他把攢的錢帶在身上,沒有任何目標地轉了一天,辦了張電話卡,在那家能看見星星的旅店頂層坐了一宿。

    可還是不甘心。

    時母有點無措,抬頭看向時父。

    “如果不行的話。”

    時亦說:“我會去你們找不到我的地方。”

    “挺本事。”時父有點沒底氣,笑了一聲,“你以為你是誰?你跑到哪兒我們找不著?”

    “總會有的。”時亦垂下視線,“至少還有一個。”

    時母臉色忽然白了白,用力攥住了時父的手臂。

    “我在這里很好。”時亦說,“我想在這里。”

    他花了很久,很努力,努力到拼命,才終于找到一個想停留下來的地方。

    這是他最后的浮冰。

    “我想過改變。”

    時亦說:“既然改變不了,就換一種辦法。”

    “小亦。”時母忽然顯出后悔,張了張嘴,“你別著急,不是就一定要到這一步了。你好好說,好好說爸爸媽媽不就聽了嗎……”

    時亦落下視線,輕輕牽了下嘴角。

    他忽然覺得很累。

    那種有段時間沒體會過的,從心底籠罩著他的,沒法逃離又沒法擺脫的累。

    原本可以不到這一步的。

    可以好好說的。

    上一次,他把壓抑這么久的東西都發泄出來,倉促地逃離了這個叫他窒息的家。

    現在這個家沒有任何改變。

    程航幫忙整理出來的筆記沒有用,老萬背著他打的、以為他不會知道的家訪電話沒有用,有用的只有那幾條學校發的、帶了分數排名的短信。

    固執地、堅信他是被什么人帶壞了地,想要勒令他回去。

    “準備很久了,不是今天,我會照顧好自己。”

    時亦看著她:“媽媽,我很疼。”

    時母打了個冷顫,張了張嘴,沒能說得出來話。

    “如果你們再來一次,我會轉學,不用找我。”

    時亦轉過身,往辦公室外走:“如果……你們還會有一個孩子。”

    “小亦。”時母追了兩步,“等等,我們——”

    他背對著他們彎下腰,安安靜靜地站了一會兒,扶著桌沿站直,沒再回頭:“別再像對我這么對他了。”

    作者有話要說:  在這里跟大家說說話。

    這本是我寫得最謹慎也最耗神的一本,這一章修改了很多次,一直在猶豫要怎么處理。

    其實如果這是一個單純的故事,時亦家的事應該停在上一次的決裂,一切終結,從此輕輕松松奔向新生活。

    但我不敢這么寫。

    因為根本不可能是這樣。

    掙脫原生家庭的過程,是艱難的、掙扎的、傷痕累累的。

    會有無數次的疼和傷口。

    這已經是最好的可能。

    從這里斷開,或許是十年,或許是二十年,或許會斷到所有人都能平心靜氣坐下來聊聊,不再有惱羞成怒,不再有指責,不再推卸責任。

    父母會知道他們曾經的錯誤,會反思,會道歉,子女會釋懷,會平靜。

    當然,更可能的是或許根本不會有這個以后。

    也許只能靠自己原諒自己,自己愛自己,很愛很愛。

    愛到有力量走向更好的更值得的人生。

    這一本的主角和我以前的都不一樣,完全不一樣,他們每一步都注定不會順利,但他們一定會一直向前。

    因為唯一能選擇的就是一直往前走。

    保護自己最好的辦法,就是讓自己變得更強大,他們會越來越強大,強大到能碰見光。

    愛大家,有二更。

    永遠愛大家!! 2k小說閱讀網

上一章推薦目 錄書簽下一章
不準影響我學習!相鄰的書:雷煞奪清官途霸占你的美地球修真者重力戰線鳳棲宸宮血瞳傳說大唐太子李承乾抗日之橫掃天下天生不凡偽道
山东时时